深圳金顺公司林雄武恶意欠薪案触发窝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

2018-10-15

  新闻价值核心如标题,以其说是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林雄武恶意拖欠该公司外贸业务经理吕青娥2013年至2014年工资和奖金60万元触发窝案,不如以长期为金顺公司林雄武恶意欠薪提供纵容庇护的关系网为犯罪集团更为适合。 自2014年11月23日开始,吕青娥就分别向中共深圳市委、深圳市人民政府、深圳市劳动局及中共福田区委、福田区人民政府、福田区劳动局、福田区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投诉维权,但均因为林雄武的关系网在从中作梗,导致时至今日,林雄武并未向吕青娥支付分毫工资。

  根据记者调查,事实上,林雄武的公司深圳市金顺模特衣架有限公司早在2012年就因为恶意欠薪被十多个工人起诉至法院,法院依法对该公司农业银行对公账户执行冻结,虽然该公司的进出口业务受到极大影响,但由于林雄武与农业银行某行长谢某暗箱操作又获得了巨额贷款;林雄武遂将深圳市金顺模特衣架有限公司全部业务及人员转移到他的另外一个公司(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林雄武恶习难改,遂又自2013年3月起至2014年11月18日恶意克扣吕青娥工资和奖金提成合计60万元人民币;林雄武为了逃避法律责任和耍无赖拒绝支付吕青娥劳动报酬60万元,不惜动用其关系网从中作梗,通过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某处长周某妨害司法公正及通过福田仲裁委某干部安排在金顺公司工作的亲属李某操纵劳动仲裁判非所诉,在其关系网的纵容庇护下林雄武嚣张跋扈,至今拒不支付吕青娥劳动报酬,吕青娥维权亦至今石沉大海。

  深圳市福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下发的深福劳人仲案【2015】1号仲裁裁决书,将白纸黑字明明写着金额合计60万元定为30万元,这绝对不是笔误,而是故意如此,可见深圳市福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已沦为林雄武的作案工具,将依靠借钱度日的讨薪民工吕青娥逼上绝境。

  2015年4月1日,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林雄武以判令原告无需支付被告2014年1月1日至2014年11月21日期间的劳动报酬300000元为由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拒不审查证据事实,偏信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老板林雄武庭上狡辩,框架审理该案(林雄武称拖欠的是30万元不是60万元,审判长赖国庆称本来就是30万元怎么会是60万元呢,不要担心)并于2015年5月15日签发(2015)深福法民四初字第665号民事判决书,将白纸黑字合计60万元工人薪酬,判决为原告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在2015年11月17当前无需支付被告吕青娥300000元。

吕青娥不服该判决并于2015年5月26日向福田区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但累累追问案件进展,截至2015年7月13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才收到上诉卷,可见其中的猫腻。   人们会疑惑,在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和其老板林雄武恶意欠薪问题上究竟有何能耐获得那么多政府部门的关爱呢根据该公司多名职工证实,林雄武多次向职工和合作商称:有钱能使鬼推磨,我花钱买了个化州人大来玩玩,非常管用,做事很顺利;我的工厂都是跟化州政府高官合伙经营的,化州政府和深圳政府我有的是关系;我那两个拥军牌匾就每个给了3万块,其他人想要这样还没有那个能力,后来我还跟化州武装部史部长交了哥们,这些年多得史部长的照顾,我觉得花这点钱值了;我几个公司一年营业额几千万才纳税几万块,我让财务做好两本账,我的惠州工厂用业务经理欧高平做法人和用财务黄俊龙私人银行账户收钱,就算税局来查也查不到任何毛病,没有关系是搞不定的;跟着我绝对放心,得罪我死路一条,我让我黑社会的弟弟或化州的毛老板、曾老板直接就把他们灭了。   累累恶意拖欠和克扣工人工资的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及该公司法人林雄武到底是什么背景,如此作恶和嚣张跋扈据查: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是广东省茂名化州籍人林雄武注册成立,林雄武是化州市涉黑人员(自称及工人证实其与黑社会人员活动活跃),林雄武是化州市第十四届人大代表(自称及工人证实是花钱买来人大代表资格);林雄武除了拥有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外还有深圳市金顺模特衣架有限公司(挂名法人黄俊杰,原该公司财务,于2012年离职至今)、惠州大亚湾金顺模特衣架加工厂(挂名法人欧高平,是深圳市金顺玻璃钢制品有限公司业务经理,至今在职)、化州金顺模特厂(林雄武自称是和化州政府高官合伙经营);根据林雄武宣称、吕青娥举报和工人印证,林雄武的利益关系网有: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某处周处长(操纵涉及金顺公司及林雄武案)、中国农业银行深圳分行某支行行长谢某(与林雄武暗箱操作贷款)、化州市委常委兼武装部政委史某(原武装部部长,涉嫌与林雄武买卖拥军牌匾)、化州市神秘人物曾传和(被指系化州市公安局内保股警察)及涉黑人员毛某(林雄武经常以此两人威胁恐吓压制工人,此两人被指与林雄武合办金顺化州工厂)、深圳市福田仲裁委某干部和安排在金顺公司工作的李某(林雄武涉嫌通过两人打通仲裁委后门)……  正因为林雄武的关系网为其在各方面长期提供便利,因此助长了林雄武的恶习,林雄武逐渐从商人变成无赖、再轮回流氓;正因为林雄武是十恶不赦的无赖和流氓,正因为林雄武的犯罪集团在作祟,导致吕青娥的十多封信件被深圳市福田区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原封不动退回,不但吕青娥的投诉信被多个政府部门原封不动退回,甚至连深圳市人民政府亦以政府单位不收个人信件为由原封不动退回。   外来工的合法权益在利益集团的淫威下不惜动用公权力打压,呜呼哀哉!一个无赖流氓也能当上人大代表;一个长期包养多个情妇和玩弄女性的禽兽怎能是人大代表一个偷税骗税百万的私营企业居然也能屹立不倒;一个长期恶意欠薪臭名远扬的私营企业居然披着拥军单位、爱心企业的光芒;本应为人民服务和解决人民疾苦的深圳市人民政府居然拒绝为人民服务;深圳的天不再那么蓝,乌云即将盖顶,空降深圳的马兴瑞能否披荆斩棘斩妖除魔纯洁队伍,我们将拭目以待。   本文来源:消费日报网。